杨庄路的变迁

我家住在如皋南乡杨庄村,我家门前的河叫杨庄河,我家门前的路叫杨庄路。上下几百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条路留下了杨庄村多少代人的足迹。随着时代的更替,历经了风雨沧桑。这条路由羊肠小径到泥灰路,再到砂石路,直到如今四米五宽的水泥路。我是这条路前世今生的亲历者、见证者和感受者。

杨庄路全程一千多米,穿村而过。西连老204国道,东接城区主干道——新桃路。路南的杨庄河可谓与路同龄,日夜奔流不息,流经三个村民小组。路北河南世代居住着八十多户农家人,现有常住人口四百有余。

忆往昔

晨曦暮霭中,我漫步在杨庄路上,心潮澎湃,思绪砰然,一下子被拉回到解放前。左邻右舍傍路而居,多少年头,又有多少同族人出门归家,都是走在这条坑坑洼洼的泥泞小径上,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又有多少穷人从这条路上走出去讨饭度日;又有多少穷人从这条路上走出去,为地主卖命干活;还有多少穷人由于无本钱、无肥料耕种几分私田,一年到头来往在这条路上,都是寡种薄收。在那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无数穷苦人收到日伪军的烧、杀、抢、掠。曾有三位百姓被日本人打死在这条路中央的洼塘里。河水在呜咽,泥路在怒吼,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多少穷人在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冲出杨庄路,走向解放区,参加共产党,消灭“三大”敌人。就从这条路上走出去,为人民求解放,先后就有两位烈士为国捐躯。其中我的父亲,1943年就跟随共产党打天下,灭过日寇,打过蒋匪帮,当过新四军乡长和指导员,1948年被敌人杀害,至今他的遗骨就埋在我家门前的大路旁。成为杨庄人的自豪和家族的骄傲。当下,无论是饭后谈资,还是茶余聊天,一提起杨庄路上发生的悲剧,年长者都不约而同地说:“那年那月,路在脚下,人在蹒跚。哪是人走的路啊!”

看今朝

正如歌谣中唱到:“共产党来了苦变甜……”毛主席诗词《浪淘沙》中说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全国解放后,杨庄人赶上了好时代,杨庄路重获“新生”,杨庄村的广大劳动人民和全中国人民一样,做到了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房,在毛主席缔造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杨庄人民经历了从饥饿型,向温饱型转变,经过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农村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所有制经济得到了确立。家门前的泥路变成了越走越宽的泥灰路,再到砂石路,一年一个样。人们的生活尤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杨庄人讲着“春天的故事”,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摈弃低头跑下坡路过去,迎来昂首挺胸跑上坡路现在。家家户户门前的道路越走越宽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推到了草房盖瓦房,从三架梁、五架梁,到七架梁,再到楼房。出门办事,从步行到自行车、轻骑、摩托车,再到汽车。什么铃声、汽笛声、机器声,声声入耳,形成了一首悦耳的交响曲,回荡在道路的上空。在党的十八大会议以后,在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门前的杨庄路再换新颜,由过去的二米五宽扩大到四米五宽,路旁栽种了花草树木,路侧安装了太阳能路灯。路边杨庄河再添新装,通过多次清淤捞浅、驳坡植绿,河水变得更清了,水流更快了,在阳光和路灯的照耀下,波光粼粼,鱼翔浅底,好一派水乡美景。五年前被江苏省水利厅授予的“水美乡村”石碑矗立在路头河岸上。

据不完全统计,解放后,整个杨庄村出了三十多个大学生,退军人二十多名。其中还有一名抗美援朝离休老战士健在,副科级以上干部十人,人民教师十二人,个体工商户、老板近二十人……什么低保户、残疾人员、失独家庭、六十岁以上老人都得到国家的政策扶持。几乎家家都有小汽车,户户都有楼房和商品房,日子越过越红火。创业潮正在掀起,家庭农场、联户农业合作社正在上演“创新板”,按下“快进键”。

展未来

杨庄路、杨庄河蕴育着杨庄人。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起始之年,杨庄人正伴和着全国各族人民的步伐,正在由小康路上向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康庄大道上迈进!正在党中央乡村振兴的伟大号角声中重整行囊,在实行现代化道路上再出发。

从门前路的嬗变,道路的净化、亮化、绿化、美化正向我们走来,人们的衣食住行正在向更美好的生活继续奋进。

杨庄路在脚下延伸,杨庄河在路旁流淌,广大杨庄村人民沐浴在路宽、水美、乡村美的阳光下。让我们共同唱响一曲:“我们的道路洒满阳光,我们的道路多么宽广,我们的前程无比辉煌!”

(杨兆成)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雉水网 » 杨庄路的变迁
分享到: 更多 (0)

新如皋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