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
新闻平台

扬州首例涉虚假诉讼案:为套取冻结款告自己

原标题:扬州首例涉虚假诉讼罪案为套取冻结款找”托”告自己

广陵某船厂,前前后后,只有50名工人,被拆迁后,却有55名工人来讨薪,并把老板诉至法院,索要工资共计336万余元。其他债主怀疑其中有“鬼”,举报至广陵区检察院。该院受理后,竟从中揪出5个“李鬼”,老板的阴谋随之被拆穿。

近日,该老板因涉嫌虚假诉讼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这也是《刑法修正案(九)》增设“虚假诉讼罪”以来,扬州办理的首例涉嫌虚假诉讼罪案件。

那么,身为船厂老板,他为何要请人告自己?这其中藏着怎样的阴谋?检察官又是如何识破诡计揪出“李鬼”的?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一回

对簿公堂客户胜诉

符传杰是个生意人。2014年春节后,因为经营需要,他找到广陵某船厂,委托对方建造一艘干货船。

同年4月1日,双方签订船舶建造合同,约定广陵某船厂为符传杰建造一艘68米的干货船,总价款310万元,2014年9月30日下水,并约定了船舶用料、结算方式等细节,以及“如有差错,符传杰可以中止合同,要求广陵某船厂退还一切付款,并赔偿付款10%的违约金”等内容。

合同签订后,广陵某船厂开工造船,符传杰按照合同约定,入住该船厂,负责监工等。

转眼到了下水时间,可船仍未造好。同时,监工期间,符传杰向船厂提出的部分整改要求,对方一直未做更改。

这下,符传杰急了,找船厂老板何钧多次交涉后,对方保证按照合同内容更改,并保证会在2015年5月之前交船。

2015年2月15日,符传杰向广陵某船厂及何钧发出律师函,函告广陵某船厂已经违约,要求对方在2015年3月15日之前,将船舶部分瑕疵及缺陷进行整改,并于2015年4月30日前,将船舶下水,同时确保下水后20天验收交船。否则,将解除双方合同。

然而,一直到了2015年5月底,船舶仍未能下水。

原本指望用船挣钱,现在连船都没拿到手。由于前期支付的建船款有部分是借款,眼看利息一天天在累积,船却不能用于经营,符传杰坐不住了,一纸诉状,将广陵某船厂、何钧及船厂登记经营者高宇一并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双方中止合同,要求3被告退还建船款、支付违约金。

在审理过程中,法院查明,高宇虽是涉案船厂的登记经营者,但早在2005年12月,何钧就与高宇签订转让协议,受让该船厂全部资产并继续经营,因此,对于船厂的债务,应由何钧承担。

同时,法院经审理确认,双方合同有效,符传杰已支付建船款共计171.8万余元,在他宽延船舶下水时间后,广陵某船厂仍未按照约定时间将船舶下水,直至开庭时尚未达到交付条件,致使符传杰不能实现船舶经营的合同目的。

2016年3月22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双方合同及附件合同终止履行,同时判令广陵某船厂返还符传杰建船款、给付违约金,合计189万余元。

第二回

工人突增酒后泄密

债主举报疑窦丛生

一审宣判后,符传杰尽管胜诉,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方面是因为,他认为高宇作为登记经营者,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另一方面,何钧当时负债累累,已被多个债权人诉至法院。他担心,如果法院不判令高宇承担部分责任,案件进入执行过程后,自己从何钧处能拿到全额钱款的希望渺茫。

然而,符传杰更没想到的是,在考虑是否上诉期间,他突然得知,该船厂的55个工人以追索劳动报酬为由,将船厂及何钧诉至法院,诉讼标的共计336万余元。3月29日,法院作出55份调解书,确认船厂给付工人工资共计336万余元。

这一情况,让符传杰觉得蹊跷——自打双方签订建船合同后,他就住进了广陵某船厂,对于船厂的工人,他也比较熟悉。在他的印象中,船厂不可能有55个工人。更让他纳闷的是,55个工人名单中,有几个工人的名字,他从未听过。他怀疑,何钧请人冒充工人,打假官司,企图瓜分船厂的实有资产,变相逃避债务。

为此,今年4月,符传杰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阿洲。

阿洲是符传杰的员工,随符传杰入住广陵某船厂监工时,他为了挣外快,偶尔也帮船厂做工,和船厂的工人同吃同住,关系不错。

在听了符传杰的疑虑后,阿洲突然想起一件事——2016年春节前后,他和船厂工人老段一起喝酒闲聊时,对方酒后吐露了一笔“秘密交易”:船厂老板何钧欠了他7万多元的工资,一直没给。但有一天,何钧突然找他帮忙,称给老段多写15万元的工资欠条,等法院判决后,老段拿走自己的工资,剩余的15万元交给老板。老段认为,只要能拿到工资,这样举手之劳的小忙,他愿意帮。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时,阿洲暗暗记下了。

听了阿洲的话后,符传杰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测。为防止自己的债权被稀释,符传杰把这一情况实名举报至广陵区检察院。

今年5月,广陵区检察院受理此案。符传杰举报的内容是否属实?55个工人中究竟是否有“鬼”?

为防止打草惊蛇,检察官决定,先展开外围调查。但广陵某船厂当时已经拆迁,工人早已各自回家,且该船厂在经营期间,并没有工人的考勤记录、工资发放记录等情况。这样一来,检察官只能逐一排查55名工人。

根据此前的办案经验,检察官认为,虚假诉讼的当事人之间一般存在亲友关系。为此,检察官调取了55名工人的身份信息后,重点梳理这55人是否与何钧有亲友关系,同时,逐一调查这55人的工作及活动情况。

【1】【2】 (责编:张妍、张鑫)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如皋报 » 扬州首例涉虚假诉讼案:为套取冻结款告自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新如皋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