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
新闻平台

国内外专家在扬研讨海丝申遗 可运用大运河申遗经验

“海丝”申遗点仙鹤寺(资料图片)

“海丝”申遗点仙鹤寺(资料图片)

  扬州是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曾是东方历史上重要的商业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中心城市。19日,“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扬州开幕,围绕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古时期东亚的国际都市、古代海上交通与陶瓷贸易、线形遗产与文化线路的保护与管理、古代扬州的国际文化交流五个方面,这两天,30多位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分享了各自的研究成果,并探讨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今后的保护、利用。据悉,目前海丝的申遗已经启动,首批申报的文本已经在编制中。

  扬州最具文化自信

  海丝申遗可借鉴大运河申遗

  在昨天的研讨会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说,“如果说文化自信,扬州是最有资本和资格自信的城市。”他说,扬州是大运河和海上丝绸之路的重点节点,大运河申遗成功扬州担任了重要的牵头作用,申遗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文化遗产,挖掘历史文化内涵,更好地为当今社会服务。扬州在大运河申遗工作的经验,有条件形成可以推广的案例,运用在海丝申遗中。

  “目前海丝的申遗已经启动,首批申报的文本已经在编制中。”宋新潮说,沿海地区经济快速发展,而海丝遗迹越来越稀少。海丝的申遗核心就是提升大家对海丝文化遗产的重视,回归到教科文组织创立世界文化遗产的初衷:对濒危遗产进行申报。任何申报的遗产,都是以促进文化交流为目的,海丝申报的最大价值就是文化交流和对当地社会的积极作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介绍,自从国际古迹理事会2005年修订版的《实施保护世界文化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在世界遗产的类型中增添了“文化线路”的内容后,“文化线路”作为世界遗产的特殊类型已经具备了可操作性,一些线性的文化遗产、文化线路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大运河虽然以遗产运河的类型申报,但是也属于典型的线性遗产,并且存在文化线路的因素。现在海上丝绸之路也正在启动申报世界遗产的进程,有关海丝的港口城市、文化遗存等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本次在扬州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势在必行。

  丝绸之路东端在洛阳

  隋唐大运河将其延伸到扬州

  “丝绸之路的东端在洛阳,隋唐大运河将其延伸到了扬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队长、研究员汪勃在扬州蜀冈古代城址、蜀冈下唐至明清时期城址的城池与历代相关运河关系的基础上,思考了《扬州水道记》图中“雷塘”和长江的距离及其间城址的位置关系、隋通济渠过扬州城段之所在、唐罗城的范围与周边河道的关系、扬州城的城市文化特点等。他推测,扬州城的出现、发展及不同时期的城池与邗沟的开凿、长江北岸线南移带来的历代开凿运河所选择的河线位置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唐罗城的形制虽然受到了河道及河水流向等因素的影响,然而依然应当归属于北方型城市格局。

  汪勃说,根据扬州唐城遗址出土陶瓷器的状况以及鉴真、圆仁与扬州城相关的记载,大量来自多地的陶瓷器在扬州唐城遗址的出土充分反映出了唐代水运交通的繁荣发展,其中属于唐代中晚期的唐青花瓷器和西亚釉陶器是反映当时中外文化交流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文物,鉴真东渡和圆仁西来说明了此时中日之间海上交通往来的兴盛。隋唐时期的扬州城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不仅是隋唐大运河乃至国内水运的一个关键节点,也是一个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连结处的国际贸易中转站,还是中日文化深入交流的一个港口平台。在8世纪以降的海上贸易中,扬州城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而成为一个国际大都会。

  出土文物见证扬州对外交往

  通过“海丝”与“陆丝”来实现

  “扬州在全国众多的城市中是一座相当重要的城市,其重要地位体现在综合功能的全面性。”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认为,优越的地理位置,江河湖海兼及的便利交通,四季分明的气候,富饶广袤的冲积平原,使得历史上的扬州成为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也是汉晋以来中央政府重要的税赋所依、文化重镇,更是中外贸易的东南第一商埠,在中外交往中扮演着无可替代的角色,至今在扬州的考古发掘中还时常有反映海外贸易的文物出土。历史上,扬州的对外交往都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来实现的。

  束家平举例说,1979年南京博物院发掘的高邮天山汉墓出土了木雕长臂猿与犀牛。2011年盱眙大云山江都王刘非墓发现铜犀牛与训犀人、铜象与训象胡人、裂瓣纹银盒等。长臂猿与犀牛生长在热带雨林和亚热带雨林,主要分布在东南亚一带,裂瓣纹银盒是典型的西亚银器,这些外来物品的出现说明早在汉代扬州的先民就与海外进行贸易往来了。隋唐时期的扬州以“扬一益二”之美誉成为东南地区中外贸易枢纽。这一时期中外交往的物证层出不穷,唐墓中的胡人俑、骆驼俑;唐城遗址中发现的西亚绿釉陶、玻璃器、金银器;专供外销的唐代青花瓷等不一而足。宋元时期的扬州虽然地位比之隋唐衰弱不少,但仍然是大东南地区主要的对外往来的重镇。扬州城遗址出土的高丽青瓷、阿拉伯文墓碑等,普哈丁墓园更是扬州彼时对外交往的活生生的铁证。

  东方人对扬州风光情有独钟

  日本人意大利人最早记载扬州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称,多年来他一直关注扬州在外国人笔下的形象,并做了大量笔记。随着这种积累的增加,他发现,大多数扬州重要的人事在外国学者笔下或多或少都有反映。他尝试着把不同时代、不同国别、不同类型的外国人的著作连缀起来,并按照时序排列,这等于梳理出了一部世界发现扬州的历史。

  “世界发现扬州的历史,有一些显而易见的规律可循。”韦明铧介绍,早期记载扬州的外国人,在东方主要是日本人,在西方主要是意大利人;对扬州建城史上最早的夫差、邗沟等人与事发表评议的,以西方人为多;对隋代杨广、唐代鉴真的研究,以日本人为主;对明清之交的扬州记录较多的,是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国人在清中叶就关注扬州,美国人直到晚清之后才注意扬州;在当代,西方人对扬州女性更感兴趣,东方人对扬州风光情有独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如皋报 » 国内外专家在扬研讨海丝申遗 可运用大运河申遗经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新如皋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新闻投稿